联系我们
学校电话
025-86609444
邮箱:lasaluxx@126.com
地址:南京市拉萨路小学
拉小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 >文章阅读  |  返回前页
向党员教师学习--“做合格党员”学习教育系列活动(一)

阅读:1293 作者: 信息中心 时间:2017/2/20   

 

                          葛华钦:用无言大爱书写特教华章

30个教师节前夕,葛华钦光荣当选2014年度“全国教书育人楷模”。

“丁零零,丁零零……”随着清脆的上课铃声响起,葛华钦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上了南京市溧水区特殊教育学校一年级(1)班的讲台。“同学们好,今天我们上学了。上——学,上学,上学了……”面对吐字不清的孩子们,葛华钦微笑着,耐心地从每一个字、每一个动作教起。坚持为新生上课,是他多年来不变的习惯。

从无到有,创办属于特殊孩子的学校

“让孩子们日后‘残而有为,活出尊严’,是我最大的愿望。”葛华钦说。

时光追溯到30年前。那时,葛华钦任教于溧水县富塘小学。有一次,一名聋哑孩子站在教室外,眼神中充满对知识的渴求,然而因为隔着“残疾”这一扇无形的门,这名孩子被校园“拒绝”。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他们的无助让葛华钦百感交集。“他们应该和所有的孩子一样,也有受教育的权利,拥有幸福的生活。”葛华钦说。

1986年,听说南京要在溧水、六合、浦口、高淳、江宁5县创办一批聋哑学校,葛华钦坐不住了,他不顾家人反对,毅然放弃富塘小学副校长一职,主动请缨挂帅,参与溧水聋哑学校创建工作。

建校初期,没有校舍,葛华钦向乡中心校借了一间会议室作教室,两间房屋作学生宿舍。基础“硬件”好歹有一些了,没有学生怎么办?“葛校长带着我们骑着自行车,跑遍了溧水县16个乡镇,一个一个地找学生,他好像有用不完的劲。说实话,我当时宁可回家种地。”当时跟随葛华钦一起创办聋哑学校的杨锦老师对记者谈起当年的经历,“有一次,奔波了一整天后,他瘫软地坐在石头上。那一瞬间,我才觉得他也有累的时候,只是从不把痛苦、无助的一面表露出来。”

1986年10月中旬,溧水县聋哑学校如期开学了,18名学生全部免费入学。当时葛华钦32岁,加上他,学校才3名教师。“没有教科书,他就带我们从上海一捆捆地扛回来;担心孩子们起居不能自理,他就干脆住到学校,日夜看护。洗衣、擦身、盖被子、掖蚊帐……对孩子们呵护备至,从无怨言。”作为当时唯一的女教师,王华香无法理解,刚刚三十出头的一个大男人为何会有如此举动。“这些孩子大多来自贫困家庭,有的甚至被父母遗弃,不幸的命运已经让他们内心感到孤独害怕,如果我们只是办个学校,教他们认几个字,而不能走进他们心灵深处,不能让他们成为生活的强者,那我们的办学就是失败的。”葛华钦当时的这一番话深深地打动了王华香,她坚定了留守在这所学校的决心。

因为把心都给了学生,葛华钦对家庭的照顾少之又少。父母年迈,每到农忙季节,家里7亩田全靠妻子一人忙活,来不及收割时,有近5亩多稻子烂在地里。“你怎么忍心看着全家人饿肚子没粮吃?看着60多岁的老父亲走几里路挑水回家?你就真不顾我们的死活?!”妻子哭得很伤心,葛华钦低头不语。他知道自己对不起家人,可学校的孩子们更离不开他,他只好每周抽时间回家,把重活累活干完后连夜赶回学校。

在葛华钦和同事们的努力下,渐渐地,师生队伍庞大了起来。“孩子们总不能在租用的教室里上课,他们要有自己真正的学校。”费尽周折,葛华钦争取到了5亩地,之后他带着教师们一砖一瓦地盖起了7间平房。他说,这7间房子,才是真正属于特殊孩子的学校!

“葛爸爸”到“葛爷爷”,关爱从未降温

今年教师节前夕,记者见到了一位名叫幸儿的小伙子,他和正常人一样,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就是这样一位身材健壮的小伙子,刚出生时却被父母遗弃,是好心的养父在捡垃圾时发现了奄奄一息的他,并为他取名幸儿,希望这个先天智障的孩子能幸运些。

1997年春天,溧水县聋哑学校正式更名为“溧水县特殊教育学校”,并增设了培智部。幸儿被养父送到这里来读书。

“来到学校的第一天养父就去世了,我好孤独,这时,葛爸爸会悄悄地坐在我身边,拉着我的小手安慰我……”说起往事,幸儿眼里噙满了泪花,“今天我要告诉葛爸爸,我们每个孩子都爱您。”

爱的背后,是无私的付出和无悔的选择。有一年,一个刚入校5天的孩子,因为想念父母离校出走,葛华钦带着教师骑着自行车四处寻找,山路泥泞摔伤了手脚,也不放弃。一位教师回忆说,就在这个时候,大家被一个电话惊呆了。“喂,什么?现在人在哪?好,我知道了。”原来葛华钦的儿子突遇车祸在医院抢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葛华钦选择继续寻找走失的学生。“找到学生后,我看见葛校长一个人站在角落里,偷偷地抹眼泪。”葛华钦强忍着内心的剧痛和担忧,把爱又一次地给了学生。

提到葛校长,溧水特校学生蒋尹尹随即摆出捋胡子的手势,学校的陈娅老师解释说,这是“爷爷”的意思。“在学校,学生从来都认定葛校长是自己的‘爷爷’!”

“葛爸爸”到如今的“葛爷爷”,在溧水特校,学生对葛华钦的称呼一直带着暖心的温度,并成为学校一道美丽的风景。

2000年,葛华钦被评为南京市劳模,县总工会的负责同志将南京市政府的2000元奖金送到学校,而他却直接交到了学校的会计室。有一年,县里建教师公寓,按规定分给葛华钦一套,学校教师以后有条件再解决。他一听,表示宁愿自己不要这套住房,也要设法解决教师的住房问题。他多方筹资,又发动职工集资,终于使17户无房和租房住的教职工高高兴兴地搬进了新居。

随着学校渐渐步入良性发展的轨道,师生们的精神面貌也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然而一封学生的来信,再一次让葛华钦陷入了抉择的境地。

“老师,我就是想在社会上好好做人,可是我找不到工作,这让我怎样生活……”这封信像是惊雷,让葛华钦从取得成绩的喜悦中惊醒。

如果能让孩子们在学校就掌握从业的技能,如果这种技能又是社会所需要的,如果学校就能成为一些孩子就业的地方……一连串的“如果”浮现在葛华钦的脑海里,终于,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建立教育、培训、就业为一体的实践基地,不仅让残障孩子有书读,还能有好工作。“靠自己的双手和大脑去生活,才是他们最需要的尊严。”

把荒山变良田,帮助学生有尊严地生活

患有脑瘫的经明是溧水特校第一届培智部学生,现年25岁的他不仅生活能自理,还熟练掌握了果鸡养殖技术。记者前不久见到经明时,勤快的他正在打扫鸡舍。由于患有脑瘫,经明不能自如地与记者交流,但当提及葛校长时,他马上竖起大拇指,用力点头,吃力地说:“好、好!”

从无到有,从办学校延伸到办实验基地,再到首次开创教育、培训、就业一体化的办学模式。如今,在溧水特校,像经明这样的学生,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方“田地”。但是,很少有学生知道,在他们小有成就的背后,葛华钦和教师们付出了多少辛劳。

2001年,葛华钦向当地政府申请划拨溧水县石港村附近300亩荒山作为教育培训就业基地,并把特殊教育学制由9年延长到12年,增加了3年的基地实践技能培训,同时基地无偿为毕业生提供就业岗位。

然而,开垦荒山是一项极其艰苦的工作。“说基地是葛校长和老师们一锄一锄挖出来的,这话一点儿也不夸张。”溧水特校教师王成琴告诉记者,当时一顶草帽、一副手套、一双胶鞋是葛校长每天的“标配”,为了省下用工费,他带着全校19名教师从荒山中开垦出了180亩土地。

每次干完活,葛华钦和教师们都是一身汗、一腿泥、满手水泡,但大家却都没有一句怨言。基地有了,还缺教师,什么样的教师最适合这里的孩子呢?葛华钦四处努力,先后从南京农业大学引进了7名种养殖专业的高材生。不仅如此,他还建立了现代化的玻璃温室、组培室,目的就是要让孩子们学到最先进的种养殖技术。果树修剪,花卉种植,葛华钦和专业教师深入田间地头进行实践,掌握了先进的种养殖技术后,再手把手地教给孩子们。

基地建设初期,每个大年三十的晚上,葛华钦总是通宵值班,陪伴坚守岗位的残疾工人共度除夕。每逢大风大雨或大雪天气,不论白天和夜晚,他都要第一时间赶到基地,查看工人是否安全,设施设备有无损坏,鱼池冲垮了没有,大棚吹坏了没有,鸡舍、羊圈压塌了没有……如有情况发生,都要第一时间组织教师抢险救灾。

13年过去了,现在的教育培训就业基地已扩张到800多亩,牡丹园、葡萄园、盆景园、水产养殖区等初具规模。其中,牡丹园种植的牡丹有近500个品种。同时,苗木基地、花卉超市、蔬菜大棚和现代化的智能恒温室等也一应俱全。27名残疾学生毕业后留在基地工作,现在他们的月收入已超过了3000元。“我的儿子在基地上班,现在已经结婚。我时时在想,如果没有葛校长提供给他这样一个就业的机会,他就不会有今天这样幸福的、受他人尊重的生活。”谈起葛华钦,学生家长曹凤英一肚子的感激。

望着满山葱翠,葛华钦并不满足。由于溧水城市建设规划,溧水特校教学区和基地正面临搬迁,这意味着学校即将迎来第三次创业。面对未来,葛华钦思路很清晰:一是基地扩建后总面积将有1500亩,可同时容纳500名残疾人培训就业;二是这里的教育、培训和就业要实现由传统农业技术向现代农业技术的过渡;三是让每个人对未来有希望,各类学生有不同的出路,如帮助听障学生升入高校继续深造,鼓励帮助中、轻度智障学生掌握一定的技能后去社会就业,把暂无就业方向或创业困难的毕业生留在基地边就业边学技能,协调地方政府为毕业生提供优惠政策,助其创业等等。“和以前相比,现在好多了,虽然道路艰辛,可我乐在其中。要问我图什么,我就图能实实在在地为残疾孩子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葛华钦今年已60岁,虽面临退休,他却丝毫没有松懈,每天仍然最早到基地,最晚离开。他说:“我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记者手记】

为这样的好校长点赞

走近葛华钦,记者感受到了一种真正的教育精神,那是一种对学生细致入微的爱,既像是父亲,又像是母亲,用最朴实的方法,最不懈的坚守,守护一群不幸的孩子。

从无到有,从学校教育延伸到基地培训、就业……这不仅仅是特殊教育的改革,更是一种社会责任的担当。这种担当,随着时间播散开来,影响着一批又一批的特教人。国家督学朱小蔓教授曾说:“南京溧水特殊教育学校创造了特殊教育现代化的中国样本。”

面对鲜花和荣誉,葛华钦的脑海里却在想着基地未来的规划,他怀揣着的不仅仅是书本、孩子的饭碗,更重要的是孩子今后的人生价值。在他的眼里,这些孩子只是受伤的花朵,只要精心呵护,就可以开得更灿烂。800亩的实践基地,何止是一道从无到有的风景线,更是一位教师用一生的智慧去撰写的一本教科书,它适用于全社会的每一个人去阅读。

60岁、40年教龄、奉献特教事业28载,葛华钦一直在向世人传递着乡村特殊教育的正能量,我们为这样的好校长点赞,向这样的好老师致敬!

【个人档案】

葛华钦,出生于1954年,南京市溧水区特殊教育学校校长,今年教师节前夕入选全国十大教书育人楷模,是全国特教行业中唯一入选的教师。曾荣获江苏省第一届 “希望工程”教师奖,江苏省“希望工程”园丁奖等多项荣誉;被评为全国优秀特殊教育工作者,江苏省优秀教育工作者。由他带领创建的溧水特校现已成为全国特殊教育先进单位、江苏省现代化示范学校,溧水县也被评为全国特殊教育先进县。(注:2013年,溧水撤县变区)

【话语】

我要感谢这方土地,它养育了我。它是我赖以生存的血脉,也是我们残障孩子成长的摇篮。我要感谢我的孩子们,这28年中虽然有过风雨,但是孩子们给了我无比的快乐。孩子们的笑脸坚定着我的信心,让我没有一刻想着要放弃。因为孩子们本该有最美好的人生。

我要感谢和我一起奋战的伙伴们,无论是最初的创办者,还是后来新添的血液,我所取得的每一份成绩,应该属于我的老师们。老师们才是特教基地最大的工程。

我还要感谢社会各界,在我的孩子们成长的过程中,给予的包容和厚爱。最后,我要特别感谢党和政府,在学校遇到困难时,给予的关心和帮助,以及对一个特校普通党员的信任和支持。

今年是第30个教师节,也是我从教的第40个年头,溧水特校建校28周年,作为一名60岁的老特教人,我最大的愿望是,让我看着自己一草一木创建的事业可以代代延续,即便我退休了,我也希望可以成为一名志愿者,让我永远和孩子们在一起。

(根据葛华钦在南京市委、市政府召开的“庆祝第30个教师节暨葛华钦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上的发言摘编)

【另眼看他】

南京市教育局局长 吴晓茅

葛华钦校长长期扎根农村从事特殊教育事业,28年来倾情奉献,潜心育人,把党和政府的温暖和社会的关怀传递给农村残疾孩子。他锐意进取,开拓创新,把聋校发展成为集听障教育、智障教育、康复教育和职业教育为一体的现代特殊教育学校,在全国率先探索出“教育培训就业一体化”的现代特教办学模式,使农村残疾孩子有书读、能工作,走出了一条体现时代要求、具有南京特色、受到广泛公认的办学新路,是特教战线的新时代楷模。

溧水区特殊教育学校教师 李飞凤

葛校长对专业教师的发展倾注了很多心血。因为是非师范专业出身,开始任教时我有很多不适应和不理解,手语不会打、课也不会上。葛校长了解这一情况后,专门派学校最好的手语老师指导我学习手语,掌握学生特点。他常教育我们青年教师:“不要害怕困难,办法总比困难多。你们要多学习,虽然现在我们暂时没有‘飞机大炮’,但你们要学会开‘飞机大炮’的本领。”他还经常开玩笑地说,我们是草帽学校,脸黑、手粗才是我们专业教师的特点。

溧水区特殊教育学校教师 杨锦

一个下着大雨的晚上,葛校长听说无锡的一个花商要来选购牡丹,便冒着大雨赶到基地,与花商交谈,帮忙装货,一直忙到第二天凌晨。基地发展到今天,有了一定的经济收入,但葛校长从不在基地拿报酬。有一次葛校长想在基地买两只鸡,我们要他按成本价算,葛校长硬是不肯,最后以一只200元结账。正是葛校长的这种敬业精神、无私精神和一心为残疾人着想的爱心与善心,才有了学校今天这样好的发展环境。

溧水区特殊教育学校学生 陈巧生

我是一名聋哑人。有一年过年时,我从姑妈家吃完晚饭,骑车回学校基地。经过洪蓝镇时,由于天黑路滑,摔了一大跤,疼得站不起来,路上也没有什么行人能帮助我,我只好掏出手机,给葛校长发了求助信息。过了不大一会儿,葛校长就骑着车过来了。见我站不起来,他马上蹲下来背我,一路小跑把我背到了洪蓝医院。到了医院,葛校长忙前忙后,等到包扎完了,已是夜里十二点多了,葛校长又找车把我送回了家,他自己这才骑车回去。

(原载于2014年9月26日《江苏教育报》)